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抓緊新基建機遇——企業多面數字化轉型的法律指引(三)

2020.06.09 董瀟 袁瓊 馮毅捷 董俊杰

第三期 數字化能力的并購和上市及區塊鏈和數字貨幣


接續上一篇文章在生產、銷售、市場等環節之中企業可以拓展的數字化渠道和相應的法律問題的討論,本文將討論數字化能力的并購和上市、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問題。


一、 數字化能力的并購和上市


隨著網絡技術的高速發展,科技對于商業模式的影響越來越深入,我們注意到,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公司將注意力轉移到數字化能力的建設上。這種建設可能是從自身推行遠程辦公、數字化辦公開始,也可能是從傳統渠道轉向線上渠道,還可能是直接收購數據驅動型的企業,為既有業務提供更為豐富的數字化支持(例如:2017年中昌數據收購云客科技1),或者尋求在新興領域的業務增長點(例如:2016年廈華電子擬收購數聯銘品2)。除此以外,許多擁有高水平數字化能力的大數據企業也在資本市場尋求融資(例如:2017中新賽克上市3、2019壹網壹創上市4、2019每日互動上市5、2018極光赴納斯達克上市6、2019中指控股赴納斯達克上市7)。


在對目標公司、特別是數字型企業的并購過程中,買方已非常看重目標公司的數據合規問題。一方面,目標公司的數據來源和數據積累具有重大資產價值,一旦數據來源的合規性存疑,則意味著其盈利模式難以持續、存在重大合規風險,可能會嚴重影響估值、甚至導致買方取消交易。在公司上市、上市公司重組的過程之中,也可明顯體現數據合規的新動向。這不僅關乎上市公司,也對投資機構、初創企業或尋求數字化轉型的企業具有直接啟示。


從我們研究分析的九個企業在創業板/科創板的上市旅程來看,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證監會”)發行審核委員會(簡稱“發審委”)或上海證券交易所(簡稱“上交所”)(以下統稱“審核機構”)對于數據合規性的重視程度逐步提高,目前對于多種業態的數字型企業,比如提供軟件開發型服務的企業、提供專業數據服務的企業、通過SDK向其他應用提供服務的企業等,都就數據合規性進行了專項問詢。以下我們匯總了審核機構在詢問過程之中關心的幾個重點問題。


(一)  數據來源是否合法穩定、對數據是否有適當權屬


對于數據分析服務提供商、金融信息服務提供商、第三方推送服務及數字營銷服務提供商這類需要大批量接觸數據,并基于相關數據之上處理、建模、篩選、分析后進而提供服務的企業,數據來源就是其服務的基石,一旦數據來源的持續性出現問題,或者數據來源的合規性出現問題,則其服務可能出現質量下降、中斷甚至終止的問題。


審核機構對這些企業的數據來源和來源本身的可靠性均提出了詳細的問詢,包括但不限于,數據來源的方式、是否對特定供應商存在重大依賴、數據的所有權歸屬情況、涉及個人信息的,是否獲取了終端用戶的授權同意、授權是否明確合法有效等。


例如,在數據分析服務商北京慧辰資道資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慧辰資訊”)科創板上市過程中,上交所于其審核問詢函8中要求發行人說明“數據的所有權歸屬情況,公司向供應商采集數據以及公司自行采集數據時,是否獲得了相關信息主體(及用戶)的合法授權,是否明確告知收集信息的范圍及使用用途,是否對用戶有明示提示,發行人獲取用戶數據的手段及方式是否合法合規”。


類似的,在北京梅泰諾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梅泰諾”)于2018年提出重大重組計劃申請、擬收購數字業務相關的標的公司時,深圳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深交所”)下發了《關于對北京梅泰諾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組問詢函》(以下簡稱“《重組問詢函》”),《重組問詢函》提出,梅泰諾擬并購的標的公司通過向第三方數據供應商購買而非直接向終端用戶獲取用戶數據,因此要求補充說明第三方數據商是否具有相關數據的所有權。


(二)  數據使用是否符合授權及法律要求


審核部門對于數據利用的企業大多都提出了數據使用方面的詢問,要求詳細解釋數據如何使用、相關業務的開展方式、數據使用是否合規、是否符合授權范圍、是否超過必要限度等,對于部分企業的回復不夠滿意的,審核部門在此問題上還一再提出更加細節的詢問。


例如,軟件技術服務提供商普元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普元信息”)科創板上市過程中,上交所要求其補充披露相關業務的開展方式及相關數據的使用方式。以上提到的慧辰資訊審核問詢函中,也問到了發行人使用數據的情況是否符合《數據安全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的規定、發行人使用用戶數據是否合法合規,是否符合國家標準《信息安全技術 個人信息安全規范》的規定。


(三)  業務開展方式是否符合數據相關法律法規及國家標準(及可能適用的境外法律)


在審核機構的詢問中,多次提到發行人的業務開展是否各方面符合《網絡安全法》的相關規定,有些問詢中會詢問是否符合《信息安全技術 個人信息安全規范》的要求,我們甚至注意到在普元信息的問詢中,審核機構詢問公司是否符合尚未正式頒布的《數據安全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的要求,詢問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的正式生效是否對發行人生產經營產生影響及相關應對措施。可以看出,《網絡安全法》及相關配套規則都受到了審核機構的高度重視,我們注意到,在反饋以上詢問時,公司律師往往通過列表方式詳細闡述發行人的合規情況,因此,日常業務經營中符合相關法律規定是為上市之路打下堅實基礎不可缺少的環節。


例如,信息安全產品提供商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信服”)創業板上市過程中,證監會于 2018 年3 月19 日下發《關于請做好發審委會議準備工作的函》,提出了有關數據合規的幾個問題,包括發行人是否在業務開展、內容控制等各方面符合《網絡安全法》的規定。


類似的,人力資源服務提供者北京科銳國際人力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銳國際”)創業板上市過程中,證監會亦在《關于請做好相關項目發審委會議準備工作的函》中提出了與數據合規相關的問題:科銳國際人才庫所涉個人信息的收集、存儲、使用對相關個人信息是否存在有效的保密機制,是否符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網絡安全法》的規定。


(四)  是否通過信息安全保護測評


我們還發現,審核機構多次詢問發行人是否通過信息安全等級保護測評。根據《信息安全等級保護管理辦法》和《網絡安全法》的規定,信息系統的安全保護等級分為五級。二級或以上的系統需要進行相關備案。對于數字化的上市企業,審核機構非常重視相關備案的落實情況。我們也注意到,回函中企業基本都完成了相關備案,或已經委托測評機構開始進行相關測評。


例如,電商導購平臺北京值得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創業板上市過程中,被證監會直接詢問是否通過了公安部門信息系統安全等級保護測評。類似的問題在深信服、浙江每日互動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每日互動”)上市過程中也有被審核機構直接詢問該問題。


(五)  是否采取了適當的數據安全和個人隱私保護的手段


審核機構多次詢問發行人對于數據安全和個人隱私的保護手段,因此,在回復中,我們看到各家公司(例如深信服、每日互動)均詳盡列舉其內部管理制度(如數據分級制度、數據安全管理規定、審批制度、訪問記錄制度等)和采取的技術措施(包括網絡隔離、漏洞掃描、定時備份、安全測試、服務監控等)。


可見,目前在上市過程中,審核機構對于數字化企業的業務類型、特點、相關的數據風險越發了解,提出的問題非常具有針對性,如企業沒有在日常經營中做好相關合規工作,在上市前還會面臨相當多的合規整改工作,如涉及業務模式的調整和協議安排的調整,則會消耗更多的精力和資源來糾偏。如墨跡天氣此前曾因數據合規問題影響上市進程。


因此,我們建議從上市環節的最初即引入數據合規專業團隊,排查風險點,提供相關建議進行完善和調整,降低因此而被質疑甚至被拒絕的風險。


二、 數字化平臺的拓展——區塊鏈技術


作為數字化的核心技術之一,區塊鏈的發展正引領著新的數字經濟浪潮,并通過新的信任機制,大幅拓展人類協作的廣度和深度。歷經數字貨幣、智能合約的發展階段,區塊鏈技術正朝著應用層面發展,涉及貿易物流、身份驗證、不動產記錄、政務管理、共享經濟、能源交易等多個領域,為數字化平臺的拓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一)  區塊鏈技術介紹


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存儲數據庫,它打破了中心化機構授信,通過數據協議、加密算法、共識機制,點對點地傳輸到這個區塊中的所有其他節點,從而構建一種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安全可驗證的數據庫,建立一種新的信任體系。由區塊鏈打造的信任體系主要具有五大特點:開放性、防篡改性、匿名性、去中心化、可追溯性9


(二)  區塊鏈的主要類型


區塊鏈主要分為公有鏈、私有鏈和聯盟鏈:


  • 在公有鏈中,全世界任何人都可以接收和發布交易并獲得有效的驗證,每個節點均可以參與區塊鏈的計算、下載區塊鏈上的公開信息、并作為系統的一個節點參與記賬。公有鏈具有完全去中心化的特點,最早運用區塊鏈基本原理的比特幣就是采用的公有鏈模式。


  • 聯盟鏈是指由多個機構共同參與管理的區塊鏈,每個組織或機構管理一個或多個節點,其數據只允許系統內不同的機構進行讀寫和發送,其他節點參與區塊鏈上的交易,需要獲得這些節點的同意。聯盟鏈是部分去中心化,例如Linux基金會于2015年發起的推進區塊鏈數字技術和交易驗證的開源項目超級賬本(Hyperledger)。


  • 私有鏈目標是讓成員共同合作,共建開放平臺,滿足來自多個不同行業各種用戶案例,并簡化業務流程。也稱專有鏈。它是一條非公開的鏈,通常情況,未經授權不得加入(成為節點)。而且,私有鏈中各個節點的寫入權限皆被嚴格控制,讀取權限則可視需求有選擇性地對外開放。


(三)  區塊鏈技術的運用場景


實踐中,區塊鏈技術主要用于底層平臺開發和搭建于底層技術之上各類場景型應用。其中,底層技術平臺為區塊鏈應用服務提供底層的區塊鏈技術基礎設施及服務。例如,由微眾銀行、萬向區塊鏈、矩陣元同開發并搭建,并于2017年開源的區塊鏈底層平臺BCOS (“BlockChain Open Source”) ,該平臺為區塊鏈技術在各行業的應用和商業發展提供了一定的基礎。除此之外,區塊鏈也被廣泛運用于多種具體場景中,例如銀行業務中的數字交易系統、資本市場的證券交易結算系統、征信管理中的征信系統、產權交易中的交易信息記錄,區塊鏈技術亦廣泛運用于慈善、版權保護、技術存證、供應鏈金融、產品溯源等領域。眾多互聯網公司,如騰訊、阿里巴巴均開始提供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具體場景服務。


(四)  我國區塊鏈的相關法律規定


目前我國適用于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法律要求散見于《民法總則》、《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規定中。除了《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等規制以區塊鏈為底層技術的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文件,我國于2019年初發布了第一部專門針對區塊鏈的法規《中國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其中明確了區塊鏈信息服務與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的定義,規定了信息服務提供者的義務和責任。


此外,國家亦出臺了多項有關區塊鏈的政策性文件,如2016年國務院發布的《十三五國家信息規劃》,首次指出支持區塊鏈技術發展,此后,《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等多個文件亦提到區塊鏈技術。2016年工信部發布的《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成為官方第一個區塊鏈技術指導文件。2017年工信部公布了我國第一個區塊鏈標準《區塊鏈參考架構》,意味著區塊鏈標準的第一次確立。我國目前有關區塊鏈的規定總體上較為缺乏,并未形成完整的體系。有關區塊鏈技術的立法還處于一個摸索和觀望的階段。


(五)  區塊鏈相關的法律問題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運用,不可避免地帶來一系列的法律問題,例如:


1、平臺法律責任分配問題


我國現行有效的法律中,對于區塊鏈平臺運營者權利義務的規定尚不清晰;此外,缺乏對平臺參與者責任的認定機制。區塊鏈平臺操作者具有匿名性的特征,使得在認定侵權或違約主體上加大了難度。據現行《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網絡服務提供商和用戶通過互聯網侵犯他人的合法權益,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網絡服務提供商如果知道網絡用戶利用提供的網絡服務侵犯他人的民事權利,沒有制止或采取措施彌補損失,應與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但在區塊鏈技術背景下,如何認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范圍及身份,目前尚無法確定,因為區塊鏈服務提供者不同于以往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對區塊鏈信息不直接進行管理,是否對區塊鏈接平臺中存儲的信息負責尚待進一步研究10


2、智能合約法律問題


首先,由于智能合約無法被篡改、自動執行且不可撤銷,因此可能導致合約無法被法律干預。例如,如果合約編寫有誤,就可能會導致合約存在可能會被利用的漏洞,而且,這種漏洞是無法改正的。這將對《合同法》中的效力制度、可變更、可撤銷制度產生較大影響;其次,智能合約存在一定的安全問題,其不可篡改性要求其腳本語言必須準確無誤,若存在漏洞,則會發生一定的損害后果。此外,由于不同于傳統的合同,智能合約如何適用于《合同法》,違約責任該如何認定均是需要進一步厘清的問題。


3、個人信息保護問題


訪問區塊鏈信息需要使用私鑰,一旦私鑰丟失,存儲在平臺中的信息將完全暴露在網絡中,信息所有者無法通過事后救濟的方式刪除網上的信息或取回私鑰,加上區塊鏈匿名性的特征,無法追蹤匿名者。因此,區塊鏈的隱私保護問題尤為重要。此外,不同節點上信息的同步更新還可能涉及到數據出境的問題。


4、網絡實名制問題


我國《網絡安全法》第二十四條明確規定:“網絡運營者為用戶辦理網絡接入、域名注冊服務,辦理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等入網手續,或者為用戶提供信息發布、即時通訊等服務,在與用戶簽訂協議或者確認提供服務時,應當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用戶不提供真實身份信息的,網絡運營者不得為其提供相關服務”。區塊鏈技術及應用的所有者、管理者和服務提供者在一些特定的場景下也屬于網絡運營者的范疇,需要遵守網絡實名制的要求,如何解決其與區塊鏈技術匿名化的沖突是需要進一步思考的問題11


5、去中心化的法律適用與司法管轄問題


去中心化是區塊鏈技術的最主要特點,由于其在定義上并沒有具體的物理地址,因此在法律適用和司法管轄權上就存在漏洞。每一個網絡節點都可能會碰到相對獨立的司法管轄,但沒有單一機構為分布式賬本的運行承擔法律上的責任12


6、未來的監管和發展


世界不同地區對于區塊鏈立法與監管的態度不盡相同。相比而言,美國有關區塊鏈技術的立法進展較快,各州議會不斷相繼出臺有關區塊鏈的法案;而歐盟對于區塊鏈的立法則仍處于一個觀望的狀態。對于我國的區塊鏈監管,是否將對不同場景下的區塊鏈應用進行分類監管、采取“監管沙盒”機制仍有待觀察。


區塊鏈被認為是極具發展潛力的技術,預計在未來也會被運用于更加廣闊的領域。而與此伴隨的是更多新出現的法律問題,包括在數字化平臺上使用區塊鏈技術,如何以合規的方式提供多場景的服務。我們愿意持續與不同企業探討這些新的方式和挑戰,并為這些新問題提供相應的解決方案和建議。


三、 數字貨幣的未來


如果說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是實體經濟的血脈,貨幣則是經濟核心的核心,是流通在經濟血脈里的血液13


(一) 什么是數字貨幣


目前,數字貨幣暫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歐盟中央銀行對數字貨幣的定義是,在技術設備上的一種貨幣價值的電子存儲14。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認為數字貨幣是一種價值的數據表現形式,通過數據交易并發揮交易媒介、記賬單位及價值存儲的功能15。簡單地說,數字貨幣是純粹以電子形式存在的貨幣。與現金或其他商品(例如黃金或石油)的有形資產不同,數字貨幣是通過計算機進行結算和轉移的,在使用數字貨幣時,可能需要創建一個數字貨幣錢包來存儲和轉移數字貨幣16,智能手機、信用卡和在線加密貨幣交換等技術均可以交換數字貨幣,在某些情況下,數字貨幣可以轉為實物現金。數字貨幣常見的例子是比特幣,比特幣在現階段更像一種投資產品,因為缺乏強有力的擔保機構維護其價格的穩定,其作為價值尺度的作用還未顯現,無法充當支付手段。


目前,大多數國家對數字貨幣的監管持較謹慎的態度,例如德國政府對Libra等加密貨幣表示懷疑,同時考慮發行國家數據貨幣17,日本政府也正在計劃發行國家數字貨幣18。在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背景下,政府和企業是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的關系,有學者將金融企業與監管機構的關系比作“貓和老鼠”的關系,也有人稱其為“司機和交警”的關系,試圖描述金融科技監管中的矛盾關系。數字貨幣既可以為監管者服務,也可以為被監管者服務。監管機構主動擁抱金融科技,是更加重視運用人工智能、互聯網、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的表現19


(二) 中國的數字貨幣


1、中國有望推出全球首個官方數字貨幣


2019年11月13日,中國人民銀行(以下簡稱“央行”)發布《關于冒用人民銀行名義發行或推廣法定數字貨幣情況的公告》,表明央行未發行法定數字貨幣DC/EP(DE,digital currency,是數字貨幣;EP,electronic payment,是電子支付),也未授權任何資產交易平臺進行交易,央行從2014年開始研究法定數字貨幣,目前仍處于研究測試過程中。2020年4月17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負責人宣布,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正在穩妥推進,數字人民幣體系在堅持雙層運營、流通中貨幣(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完成頂層設計、標準制定、功能研發、聯調測試等工作,當前階段先行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20


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是數字貨幣合法化的必由之路,央行數字貨幣采取的雙層運營體系,是指“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的間接發行機制,央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而與之相對的單層運營體系,是指央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21。采取雙層運營體制取決于我國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對于智能終端的接受程度不一致,也有助于化解風險,避免風險過度集中,避免金融脫媒22。央行數字貨幣未來的發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沖擊現有的支付體系,但具體沖擊有多大,仍有待觀察。


2、 央行數字貨幣的穩妥推進


2018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提出將打造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根據相關報道,央行數字貨幣已運用在內部員工中用于繳納黨費等內部支付場景,尚未開發專門的電子錢包App,而是內嵌到已有的App中,通過電子錢包完成支付;2020年5月,蘇州市將用這種數字貨幣向政府公務員發放交通補貼23;券商中信證券4月16日預測,中國將于2020年底正式推出數字貨幣24


隨著移動交易的大幅度增加,如移動支付系統出現故障或爆發危機,人們可以使用央行“官方”的數字貨幣,甚至可以在離線狀態下(例如,通過藍牙)轉移現金。監管機構可以追蹤所有流通中的數字貨幣,使洗錢或逃稅變得更加困難,央行也可以使用編碼來控制數字貨幣的使用方式25。同時,對央行數字貨幣本身的監管也不可小覷。根據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的說明,由于數字貨幣的本質是一段去介質化的數字信息,因此數字貨幣需要具備防偽造、防篡改、防復制的能力,以確保流通過程中的安全性。因此,如果避免數字貨幣被惡意篡改、保證流通安全、避免超額投放等問題均需要監管力量的介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為此設計了數字貨幣投放系統,例如,投放數字貨幣前,需先向中心管理系統(如中央銀行)發送貨幣生成請求,當貨幣生成請求符合校驗規則時才發送相對應的額度憑證。26


(三) 境外實踐:數字貨幣Libra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發布加密貨幣項目Libra并上線Libra白皮書。根據該白皮書的說明,其目標是創設一種穩定、低通貨膨脹、具有廣泛的可用性以及互換性的數字貨幣,人們將能夠使用Libra轉賬、收款和付款,從而實現更具包容性的全球金融體系。Libra建立在安全、可擴展和穩定的開源區塊鏈上,Libra區塊鏈是支付系統的技術框架和支撐,開源的區塊鏈的軟件使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上構建和擴展。此外,Libra由實物資產儲備支持,并由Libra獨立協會管理27


Libra的發布在互聯網界和金融界均引起廣泛關注,在其發布后的一年期間,美國國會曾多次針對該項目舉辦聽證會,討論Libra對金融安全、數據因素和風險監管的影響;法國參議院的財政大臣堅決反對Libra成為能與國家貨幣競爭的“主權貨幣”;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表示Libra項目尚未提供足夠的信息,他們將與相關部門討論針對Libra的應對措施;印度政府則表示可能會禁止Libra的使用28。Libra也同時面對各國監管和Papal等支付機構的退出帶來的壓力。


2019年7月16日,美國金融服務委員會(下稱“FSC”)召開主題為“研究Facebook提出的Libra及其對消費者、投資者和美國金融體系的影響”(Researching Libra's Libra and its impact on consumers, investors and the US financial system)的聽證會。根據FSC官網提供的備忘錄29,委員會的關注焦點在投資者保護、消費者保護問題、隱私數據保護問題及Libra的出現對整個美國金融的系統性風險四個問題,具體如下。


1、投資者保護


投資者保護實際是Libra的性質問題。根據“Howey Test”, Libra的投資代幣和Libra支付代幣都有可能成為證券,即使目前還不清楚投資者是否會對Libra支付代幣持有“合理的利潤預期”。如果一種數字資產被認定為證券且不能豁免,發行人需要必須做出某些完整和公平的披露,并為潛在投資者提供做出明智投資決策所需的信息。買賣證券的中間人如交易所和經紀人也需要遵守保護投資人免受欺詐的規定。雖然Libra的總部將設在瑞士,但美國聯邦證券法規定加密貨幣的出售或使用對象為美國人的仍然會受到美國監管。


2、消費者保護


加密貨幣的銷售、交換或營銷方式可能使加密貨幣交易所或其他相關業務受到某些消費者保護法的約束。但目前尚不清楚適用于Libra的聯邦和州有關消費者保護的具體的法律。“多德-弗蘭克法案”第十章授予消費者金融保護局(下稱“CFPB”)進行規則制定、監督和作為執法機關實施和執行某些法律,以保護消費者免受“不公平,欺騙或濫用行為和做法”的侵害,但目前CFPB尚未對加密貨幣行業行使監管權力,但它正在接受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投訴,并表示將在適當的情況下執行消費者金融法30


3、數據隱私和安全


目前哪些數據隱私法將適用于Libra協會和Libra尚未明確,但Facebook尚未詳細披露如何通過用戶的同意以獲取個人數據。如果這些信息沒有在用戶條款中披露,Libra的使用者將無法知悉自己的個人數據將如何被使用。如果Facebook打算管理和持有詳細的關于用戶的社交、金融和政府數據,則會加大其被黑客攻擊的風險。文件中也提及Facebook因為用戶隱私保護方面的問題,被美國國會多次質詢,如Facebook和Cambridge Analytica的事件。


4、系統性風險


Libra存在的不確定因素,很難認定其在多德-弗蘭克法案下屬于銀行還是非銀行,但Libra具有一定的職能,如允許用戶存款、提供貸款和要求用戶存儲貨幣。Libra需要明確以下因素:(1)加密貨幣如何得到安全保障;(2)什么措施可以預防和應對Libra儲備的劇烈價值波動;以及(3)Libra儲備的經銷商是否應該被歸類為經紀人。當不受政府控制的貨幣得到廣泛使用并具有可行性,可能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產生負面影響。


2020年4月16日,Libra白皮書第二版本(以下簡稱“新版白皮書”)發布,對合規問題進行了設計和回應。具體如下:


  • Libra的大量使用是否會影響法定貨幣進而干擾貨幣主權和貨幣政策?新版白皮書表示,除了提供錨定一籃子法幣的幣種外,還將提供錨定單一貨幣的穩定幣。Libra協會將采取與各地監管機關、中央銀行及金融機構的合作的方式,擴展Libra網絡上可用的單幣種穩定幣的數量,減少合規擔憂。


  • Libra是否會加大金融安全風險,成為洗錢、黑客攻擊或金融詐騙的渠道?新版白皮書表示,Libra協會已經吸取了監管機構的反饋意見,并繼續為金融合規性和全網范圍的風險管理、以及反洗錢(AML)、打擊資助恐怖主義(CFT)、制裁合規以及防止非法活動制定嚴格標準,其中包括建立金融情報職能部門(FIU職能部門),以幫助支持和維護網絡參與者的運營標準。


  • Libra網絡的控制范圍,及防止未知參與者控制系統并刪除關鍵的合規性規定?在保持其主要經濟特性的同時,放棄無許可公鏈的計劃,即改變原本設定的“無許可網絡”(完全去中心化)道路,通過開放、透明和競爭激烈的網絡服務市場和治理來復制無許可系統中的關鍵經濟屬性,同時兼顧對許可系統固有的對成員和驗證者的盡職調查職責。


  • Libra的資產儲備是否安全?Libra已與監管機構就如何應對極端情況進行了有建設意義的討論,尤其是儲備金將如何在壓力較大的場景下發揮作用,以及為Libra持有者提供了哪些權利和保護措施。Libra實行100%準備金,且準備金將只依賴于高質量的流動資產,或能夠迅速轉換為高質量流動資產的資產。


數據隱私如何保護?采用和迭代改善已廣泛采用的區塊鏈數據結構,在Libra區塊鏈上的數據將會受到Merkle Tree的保護,此種區塊鏈數據結構將提供公共可驗證性,即任何人都可以審核所有操作的準確性。另一方面,此種區塊鏈數據結構將支持一種考慮到網絡參與者多樣性的隱私方法。此外,根據此前Facebook在聽證會做出的回應,Libra區塊鏈的隱私政策將與現有區塊鏈政策類似,交易僅包括發件人和收件人的公共地址、交易金額和時間,Libra協會不會單獨持有區塊鏈用戶的任何個人數據,無論這些信息是如何收集的,協會也不會運行任何基礎設施。


新版白皮書中的Libra似乎不像最初那樣雄心勃勃,其所做出的改變使Libra正式上市的可能性增大31。從這些改變中也可看出,Libra不會創建一種新的貨幣,而是發行一系列不同的數字硬幣(digital coins),且每個硬幣均由不同的政府法定貨幣支持,但部分“讓步”可能讓人擔憂其優勢的減弱,例如放棄完全去中心化可能是加密的倒退。至于監管機構將對Libra這些關鍵變更做出何種回應,我們將持續關注。


結語


通過對以上數字化轉型不同場景和渠道的描繪,我們希望為大家展現出在這個變革過程之中,可能遇到的一些主要法律問題和挑戰,雖然現有的法規難以對這些前沿的法律問題一一對應,但在商業化的過程之中,不得不考慮現有法規的適用,并期待法律的進一步發展。可以想見在商業和經營的過程之中,會有很多棘手的問題需要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解決。不僅具有一系列監管合規的問題,也具有很多商業安排結構設計等方面的考慮。我們希望能夠積極參與到這個過程之中,和大家一起成為數字化轉型的一部分。


1. http://www.zhongchangdata.com/news/detail35.htm

2.http://news.cnstock.com/paper,2016-10-19,732600.htm

3.http://vip.stock.finance.sina.com.cn/corp/go.php/vISSUE_MarketBulletin/stockid/002912.phtml

4.https://data.eastmoney.com/xg/xg/detail/300792.html

5.http://finance.sina.com.cn/realstock/company/sz300766/nc.shtml

6.https://36kr.com/p/5145152

7.https://www.tmtpost.com/4001996.html

8.上證科審(審核)[2019]614號《關于北京慧辰資道資訊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申請文件的第二輪審核問詢函》

9.《聽黃奇帆講區塊鏈——八大應用 三大問題》, 中國經濟周刊;

10.《我國區塊鏈平臺的法律問題研究》, 黃蓓

11.《試論區塊鏈技術及其法律問題》,何波;

12.《未來已來:區塊鏈熱潮下的法律思考》,夏智華、劉蓼喬。

13.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從四方面助數字經濟發展,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7-11/05/c_1121906997.htm

14.Electronic Money,https://www.ecb.europa.eu/stats/money_credit_banking/electronic_money/html/index.en.html

15.Virtual Currencies: Key Definitions and Potential AML/CFT Risks, http://www.fatf-gafi.org/publications/methodsandtrends/documents/virtual-currency-definitions-aml-cft-risk.html

16.Digital currency, https://www.canada.ca/en/financial-consumer-agency/services/payment/digital-currency.html

17.Germany: Finance minister in favour of a national digital currency, https://coinbeat.com/germany-finance-minister-in-favour-of-a-national-digital-currency/

18.Japan ruling party lawmakers urge government to issue digital currency,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japan-economy-digital-idUSL4N2A70YR

19.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課題研究小組,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中國金融》2020年4月28日,https://www.sohu.com/a/391838631_481887

20.央行數字貨幣:支付新體驗,治理新局面,http://yuqing.people.com.cn/n1/2020/0427/c209043-31689993.html

21.范云朋、尹振濤,數字貨幣的緣起、演進與監管進展,http://www.nifd.cn/ResearchComment/Details/1807

22.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網傳DC/EP信息為測試內容 并不意味數字人民幣正式落地發行,http://shenzhen.pbc.gov.cn/shenzhen/122787/4013185/index.html

23.蘇州相城數字貨幣5月到賬 使用前你還要知道這些知識,http://finance.sina.com.cn/blockchain/roll/2020-04-29/doc-iirczymi9035535.shtml

24.中信證券:預計央行數字貨幣年內上線存在技術可行性和政策引導性,http://stock.jrj.com.cn/2020/04/16083229301734.shtml

25.Economist, China aims to launch the world’s first official digital currency, 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20/04/23/china-aims-to-launch-the-worlds-first-official-digital-currency

26.國盛證券:透過專利看超級貨幣藍圖。

27.Libra version, https://libra.org/en-US/vision/

28.Why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are afraid of Libra, Facebook’s cryptocurrency,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19/07/12/why-governments-around-world-are-afraid-libra-facebooks-cryptocurrency/

29. Memorandum, https://financialservices.house.gov/uploadedfiles/hhrg-116-ba00-20190717-sd002_-_memo.pdf

30.Read the question that Libra, Facebook will face, will face problems at the US FSC hearing on Wednesday, https://blocking.net/10568/read-the-question-that-libra-facebook-will-face-will-face-problems-at-the-us-fsc-hearing-on-wednesday/

31.Libra 2.0 More of A Progression than A Pivot, Says Libra Association Member, https://www.forbes.com/sites/darrynpollock/2020/04/30/libra-20-more-of-a-progression-than-a-pivot-says-libra-association-member/#7ec15d122c50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上证指数如何开户